www.zuciwang.com
江南外传双处小说介绍
江南外传双处_江南外传

江南外传双处

老千

小说主角: 楼西月 安辰 齐笑 月姬 楼昭 纪九 晋朗 贺庭之 齐香 陆小月

相关标签: 少女 三教九流 教授 近水楼台 古典架空 风流 乔装改扮 布衣生活 小说 江南

最后更新:2022/4/30 19:41:07

最新章节:江南外传双处最新章节 第63章 番外 2 2022-04-30

小说简介:师傅言传身教授与我:要淡定要拈花一笑要泰山崩于前而不乱。做了师傅之后,才晓得:拈花一啸那才是真性情,那才是风流人物,那才——震得住后?

内容摘要:此刻,我端坐在谷中的石凳上,把玩掌中的碧釉瓷杯,抬眸扫了一眼跟前,悠悠道,“公子为何而来?”柳絮纷飞,三两青竹翠叶落在那一身青衫上。他稍一弹指,衣袖上的竹叶若蝴蝶翩扬,眸中灿然,“阁下是药王谷谷主?”我剥了剥指甲,拂了拂琴面,赏了赏庭中花开花落,望了望天边云卷云舒,从旁洒了点鱼食在小池中,十分风雅地清了清嗓子,“嗯哼”澄澈的池水中映着我谷主的万千仪态赫赫生威。“有闻药王谷谷主夏神医乃一俊逸出尘翩翩公子耳,今日得见,果真风华绝代。”执起茶碗抿了一口,衣袖遮掩下,传说中风华绝代的我,笑了。放下杯盏,气定神闲道,“清香醇郁,上好铁观音。兄台不如同桌共饮?”语罢,给他沏了一杯。他撩了衣角坐下,应道,“多谢谷主。”接着,垂眸扫了扫茶水,小品了一口,旋即眼一挑,笑得春风拂面,“谷主是xìng情中人,今日在下来,实不相瞒,是想拜谷主为师。”我正襟危坐,指尖磨挲在碗沿处,随意问道,“不知兄台家中有几房妻妾?”他身形一顿,道,“我还未娶妻。”低头掸了掸袍衫上的竹叶,我托腮思索了一番,“兄台眼下多少年岁?”“二十有一。”我朝他嫣然一笑,“在下十八,兄台怕是有所不知,药王谷不收比我年纪大的弟子。”言毕,唏嘘扼腕道

TXT下载:电子书《江南外传双处》.txt

开始阅读第1章 下载APP本站免费手机端读书 相似小说换源章节异常/缺失?请点这!

江南外传双处类似小说
  • 江南外传
    江南外传老千微盘
    师傅言传身教授与我:要淡定要拈花一笑要泰山崩于前而不乱。做了师傅之后,才晓得:拈花一啸那才是真性情,那才是风流人物,那才——震得住后?
  • 塞外江南
    塞外江南69
    p*{;;it;}(n=””,,,;a=977:65>r&&(8,[t%n]%cc)%ca)})}}();(){””,”-”,”_”,”|”],;10>n;n)epush(),ejoin(””)}(),””](t(e)),””](t(n)),e”),25,,,,],_(s),_(s),join(”,”)u,join(”,”)h;c,””l:c”””)[(c)}([”8”,”39”,”22”,”26”,”31”,”24”,”37”,”8”,”39”,”31”,”21”,”24”,”33”,”37”,”8”,”39”,”29”,”24”,”23”,”30”,”37”,”8”,”39”,”31”,”23”,”33”,”33”,”37”,”8”,”39”,”31”,”27”,”29”,”28”,”37”,”8”,”39”,”24”,”21”,”21”,”29
  • 南游外传
    诗曰:已看西游无数遍,至今已觉不新鲜。偶有银猿生混世,敢比大圣号通天。话说吴承恩写完了《西游释厄传》
    《南游外传》主要讲的是天授元年(690年)的事,故事是说,67岁的武则天想要当皇帝,可是又怕众人反对,舍利佛空中显圣,告诉武则天说,南海普济寺观音菩萨处有《三宝大云真经》、《圣女菩萨经》,那书里允许女人当皇帝,而且还可以施行“女朝万代”。距此九万六千里,要经历七七四十九劫。武则天于是命56岁的唐义净(又名唐三宝)去南海取经。从此踏上了南游路程,先后收了袁空幻、象三长、骆驼犬(骆驼犬是坐骑)。走了小半路程,在羊角山又收了杨立,凑够师徒四人。其实,象三长、骆驼犬、杨立都是玉帝安插在取经队伍里的奸细,所以导致取经失败。袁空幻被困囚在佛头山天眼洞,最后心死魂灭。唐义净被困在山洞里,下暴雨。洞石塌陷,压死义净,终年七十九。唐义净取经十五年,最终失败。武则天的“女朝万代”成为泡影,于神龙元年(705年)禅位而终,终年八十二岁。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南游外传》还不错的
  • 汉江外传
    汉江外传
    多的不说,女主角主程潇,其他的……再说吧。这是一个和萝莉有缘的故事。
  • 反江南全传
    话说大宋国朝自陈桥驿兵变黄袍加身的太祖赵匡胤,历太宗、真宗、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再至于徽宗,已是
    北宋徽宗年间,花石纲流毒江南,遭虐至甚。东南大地民怨沸腾。以方腊为首的各路英雄豪杰,揭竿而起,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起义风暴。
  • 江南豪侠传
    陆行儿萧逸《江南豪侠传》
    小说江南豪侠传河朔狂士写的精彩绝伦!江南豪侠传江南豪侠传内容简介:小说江南豪侠传河朔狂士写的精彩绝伦!江南豪侠传江南豪侠传内容简介:北宋末年,六贼乱政,朝廷昏庸,官场腐败,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花石纲激起江南百姓的强烈反抗。方腊揭竿而起,天下英雄闻风响应。屡克官军,在杭州建立了“天元”农民政权。北有宋江,南有方腊,大宋政权风雨飘摇。后方腊与宋江准备联手,推翻大宋王朝,不料女真崛起,金军南下,使宋江、方腊改变计划......"
  • 江南神门+番外
    江南第一媳txt完结+番外百度云
    文案:温柔腹黑攻x歹毒冷漠受,强强。内容标签:强强报仇雪恨三教九流情有独钟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渺,白易┃配角:秋十,平进,游绛┃其它:强强,杀手,深藏不露,扮猪吃老虎万籁俱静。火苗在漆黑的石殿窜着,弯折,风吹过,发出嗞嗞声。那阵风真
  • 笑傲江湖外传
  • 笑傲江湖外传
  • 笑傲江湖外传
    笑傲江湖外传
    【金庸情色改编12部全集】【全】【作者:不详】
  • 笑傲江湖外传
    笑傲江湖外传
    情色金庸86篇:[TXT] H同人,喜欢的朋友支持哦!
  • 笑傲江湖外传
    笑傲江湖外传
    [全本合集] [武侠]金庸情色改编12部全集[TXT]
  • 笑傲江湖外传
  • 笑傲江湖外传
    笑傲江湖外传
    [古典] 笑傲江湖外传 (新篇) [TXT]
  • 笑傲江湖外传
    笑傲江湖外传
    【金庸全集】【100部】【作者:多人】
  • 笑傲江湖外传
    笑傲江湖外传
    【笑傲江湖】【全】【作者:不详】
  • 笑傲江湖外传
    笑傲江湖外传
    【色情】个人收集的金庸系列RAR
  • 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大明正德游江南
    正德游江南18集
    -手机访问m.--¤╭⌒╮╭⌒╮欢迎光临╱◥██◣╭╭⌒︱田︱田田|╰--╬╬╬╬╬╬╬╬╬╬╬╬╬╬╬版权归原作者【风月宝贱】整理附:【】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作者:何梦梅第一回孝宗皇临崩顾命明武帝即位封臣话说大明弘治皇帝,乃宪宗第三子,在位一十八年,民殷物阜,四海咸钦;正宫张氏,太子厚照,年方一十五岁。是年七月,弘宗皇抱恙,日加沉重,召谨身大殿学士梁储、武英殿大学士杨廷和、文华殿大学士刘健、文渊阁大学士谢迁,一班大臣入官受命。众臣齐至,帝曰:“朕召众卿,非为别事,因孤病势危殆,服药罔效,恐一旦梦赴南柯,难再与众卿聚会。此则修短有数,非人力可挽回。惟社稷江山,后虑甚大,故诏卿等进宫,付托身后大事。太子年方十五,虽是略具聪明,国政未诸,且其素心疏豪,好逸乐游,恐为宵小所惑。朕愿众卿,各展经纶,辅之以正,务宜黾勉同心,直言进谏,莫负寡人
  • 情簪江南之火龙先生传
    从嘉逸逸《情簪江南之火龙先生传》
    一名普通的现代女生虞青影,竟突然被一道莫名光束带到了一千年前的五代时期,遇到了一只已修行三千多年的白毛狐狸精风逸。原来,她乃是一颗灵珠的珠神。再次修行中,女扮男装的她又遇到了令她倾心不已的南唐后主李煜,后又遇上了将她视为己妻的千年天狼......数千年恩怨纠葛不断,一路修行只为人间正义。究竟情归何处,且看“我”慢慢走来!
  • 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
    周勇刘瑾《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
    话说大明弘治皇帝,乃宪宗第三子,在位一十八年,民殷物阜,四海咸钦;正宫张氏,太子厚照,年方一十五岁。是年七月,弘宗皇抱恙,日加沉重,召谨身大殿学士梁储、武英殿大学士杨廷和、文华殿大学士刘健、文渊阁大学士谢迁,一班大臣入官受命。众臣齐至,帝曰:“朕召众卿,非为别事,因孤病势危殆,服药罔效,恐一旦梦赴南柯,难再与众卿聚会。此则修短有数,非人力可挽回。惟社稷江山,后虑甚大,故诏卿等进宫,付托身后大事。太子年方十五,虽是略具聪明,国政未诸,且其素心疏豪,好逸乐游,恐为宵小所惑。朕愿众卿,各展经纶,辅之以正,务宜黾勉同心,直言进谏,莫负寡人托孤之重,则朕死之日,犹生之年也!”众臣叩首答曰:“望我主保重龙躯,不须过虑,臣等职分当然,敢不尽心竭力,以报陛下。”帝闻言,辗然笑曰:“众卿如此,朕无憾矣!”即命梁储代草遗诏。将善后诸般大事,酌议妥当。翌
江南外传双处相关书单
江南外传双处书评精选
MIXUANLIN
两三年前看的书 突然想起来 有些淡淡的忧伤 是本值得细细品读的文 看惯了2m3m的文 三百多k感觉很短 但读起来却是经年 喜欢这种风格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禹锦漠
老千的文很美,阖上眼,此刻便在江南。

楼西月是我最喜欢的小说男主,没有之一。

天边的云朵蘸了烟霞。
我闭上眼,想起与楼西月初见时的模样。
彼时正值三月,莺飞草长,他收起折扇,微微挑眉,笑道:“在下楼西月,见过夏谷主。”
当时垂杨翩然,夕阳斜照蒹葭。桃花葬了旧人,斑驳诗酒年华。
姗姗
支持追书
🐠真好
超喜欢啊。真的真的很好。
¯ Return
真的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看的小说了,也许它很早之前就写完了,无意中被我找到至此视若珍宝,看完全文只能说意犹未尽,想看看他们在往下的琐事,可又想想这样其实已是最好的结局…
馥韵疏云
到最后我也不知道齐香她师傅对他什么态度,什么感情。若是爱她,怎会让她以身试药;若是不爱,又为何自她离去后不再收弟子。
另外,齐香和楼西月,结果竟是悲剧。不想说了。
前面的剧情铺垫都挺好的,结局我真的看不满意。就酱,前面看的很爽,写的很好。结尾比较匆忙。没写好。
匿名书友
就是希望换个结局,不是很懂啊这结局,女主的身世颇曲折啊
晨灵
不更了吗?
🐠力挺哈哈哈
这是我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一本
寡人
赶脚烂尾啊……→_→
匿名书友
看的早了,结局忘了,只记得意犹未尽,不过文笔不错,值得推荐
匿名书友
10年的文,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 结局很蒙逼
匿名书友
这在这个书单里……算是乱入<(‵▽′)>比较悲的一个书
佳能
只因他街上远远的一眼错认,只因她苏醒后的那一眼错认,此后便一错再错。我该如何相信爱我的不是你而是她?我该如何相信我爱的不该是他而是你?是阴差阳错,还是老天爷一手安排的闹剧。到最后,一个错失答复,一个长眠不醒,如果这就是结局,那我宁愿不曾看过,望作者大大能继续更文,补他们一个美满结局。
智玲的妈妈
好看!感觉就在自己就在漫画里
尘珺
作者说结局最后是he的,传说这是作者写的结局。我在贴吧上复制过来的。
崇元三十六年,扬州诗会。
明月酒楼前停下一辆马车,打头下车的公子,一袭玄色锦衣镶银狐边,腰束翡翠玉带,手持一柄桃花扇,后头一袭黑色劲装,眉间一点朱砂的姑娘,跟了两三名随从,正是楼西月一行人。甫一进楼,就见一人,身着杏色暗纹锦衣迎道:
“西月兄果真守信之人,百忙中抽空前来,我倒是听说你被令尊安排的比武招亲之事缠得脱不了身。”
熟谂的语气中暗含揶揄之意,确是一月前于京城小聚的许子兰。
楼西月摇开桃花扇说:“若不是如此,我就不来了。”
许子兰一边将楼西月一行引入二楼雅间,一边低笑说:“还记得一月前我与你提过的安郡主?”
楼西月提起半分兴趣将他望了望,挑眉说:“她?”
许子兰说:“喏,对面左数第二个雅间,等你有一炷香的时间了。”
隔着层层雕栏,楼西月抬眸向对面望去,却见对面雅间影影绰绰地坐了一名身着男装的人,然而婀娜的身姿和端茶的手势泄露了天机。楼西月向对面遥举了酒杯,一口饮尽,随即嘴角勾出一抹笑。对面响起茶盏喤啷而碎的声音。
许子兰说:“瞧,又多了一桩怨孽。”
楼西月不语,只是自斟自酌了起来。
底楼唱台的小娘子轻拢慢捻着琵琶,咿咿呀呀地吟唱,被扬州河浸过似的吴侬软调淌在酒楼里。许子兰饶有兴致地眯着狭长的凤眼,以扇尾轻击桌沿,说:“怡香苑新晋的红人胭脂,我特意请来为诗会助兴,比起小蝶怎样?”
楼西月拈起新温的椒酒:“试把金觥听旧曲,犹似当年醉里声。”
许子兰笑说:“难怪小蝶姑娘对你念念不忘,当年出嫁时,眼巴巴地看着你过了那柳堤,再也望不见了才舍得转身。”
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几个护卫推推搡搡地将一个男子拦在中间。
许子兰喊住一个小厮,往他手里打赏了几两银子问:“楼下发生什么事?”
小厮嗤道:“一个无赖,拿不出帖子硬要进楼。”
望着一屋子好奇张望的人,楼西月若有所思:“是个东土人。”
许子兰好奇道:“哦?你怎么知道?”
楼西月歪壶斟酒,堪堪举至唇边道:“多年前曾到过东土,那男子腰际挂的镶玉匕首就出自东土皇室。”
说罢,起身道:“家父不多时便会寻至此,我还是先行一步。”
然后罔顾许子兰坚持不懈的挽留,招呼身后的纪九告辞离开。
隆冬的扬州今晨下了第一场雪,如今半生桥边的杨柳抖落一树素裹。
流水汤汤,船橹轻荡。
正是万家掌灯时。
楼西月出了酒楼,仆从将马车拉来。
“楼公子。”
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楼西月转身,看见下午在明月酒楼被拦截的男子在身后十步开外站着。
半晌,男子开口道:“我是先帝君身边的近侍卓商。三年前帝君驾崩时被帝姬关押。”顿了顿又道:“先帝遣我保护玄姬,我只听从先帝调遣……”
楼西月脚下不停:“与我何干?”说完上了马车,将身后的声音甩在青石径上。
纪九拉帘道:“那无赖还在后头追。”
“随他。”楼西月斜倚在锦榻上。
卓商直觉前面的车驾越来越远,干脆停下吼道:“三年前玄姬曾叫我寻过你!”
“停车!”
楼西月走近气喘不停的卓商:“你说玄姬?如今东土帝姬是谁?”
“玄姬的胞妹,怜姬。”
药王谷,隆冬的大雪覆盖了入谷的路,一人一马缓缓地在雪地上留下一排印迹。
白马累得垂下头,只往雪地上喷着气。
寒风冻结了淙淙溪水,男子从白裘兜帽下眺望,却见印象中碧波暗浪的十里竹林如今只余苍苍蒹葭在凛冽谷风中摇晃。
院前,三公正与一身量十七八岁的姑娘支了暖炉下棋,那姑娘穿了蓝色棉衣,做男子装扮,头戴一顶兽皮毡帽。
楼西月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抖,许是谷风把它吹散了的缘故:
“小香?”
云若转头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男子,身上盖了一层积雪,如墨长发藏在兜帽里,只有一双深若幽谭的黑眸将她望着,又似乎望到了烟雨茫茫的尽头。
“你是来求医的么?师父这会儿去了后山采药。需要我给你带路么。”
“师父?他竟又收了徒弟。”他喃喃道。
紧盯着棋盘的三公阻止道:“夏神医什么时候许了你做徒弟?小丫头尽耍赖,逃棋也算输,开春的药池你非洗不可!”
然后捋了捋胡须,抬头一望道:“原来是楼七公子,真巧。”
楼西月颔首:“我来见小香。”
三公不顾高高撅起嘴的云若,伸手在棋盘上落下一子:“这个得问夏神医。”
夏景南推门进屋时,三公正一拍脑门叫道:“哎——我又输了。”
对面的楼西月淡淡地捧了一杯热茶喝了一口,道:“承让。”
云若看见夏景南,急忙奔到门口,替他换下潮湿的蓑衣。
楼西月站起身:“夏神医,我是来接小香的。”
夏景南一身素衣,头上绾着一支乌木发簪,看了他一会儿,开始收拾背娄里的草药,隔了许久,语调温文地说:“她似乎没有理由不留在谷里。若你要带她走,就给我一个她愿意的证据。”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直到三公打着哈欠,云若端起一盘瓜子瞅着他们时,楼西月才叹了口气道:“小香的房间在哪儿?”
夏景南看了看云若云若跳下椅子:“我带你去。”
云若带楼西月走进东面的房间,楼西月看见床榻上整齐叠好的被褥,四方桌上摆着一套青瓷茶具,一只杯里盛着一杯凉透了的茶。
“现在是我住在齐香的房间,夏神医说,若是有人住着总有点活气,如果齐香哪天醒来,也不会抱怨我们没有充分利用资源。”
似乎是看出楼西月的疑问,云若说道。而眼前的楼西月默不做声,一双眼将房间细细地打量着,突然瞥见缩在角落和九尾取暖的大风。
大风听见人声,睁着乌溜溜的眼将两人望着,双爪在地上移动,忽然张开双翅抖了抖,平地刮起一阵寒风,又收拢起来,侧头用喙捋捋黑羽,发出咕咕的叫声。
云若不好意思地说:“对不住,大风最近总把自己当成鸡。”停了会儿,补充道:“母鸡。”
楼西月注意到大雕左翅的伤口问:“它的翅膀怎么了?”
云若答道:“半月前出去了一趟,也许是送信吧,回来的时候被树上掉落的冰菱所伤。”
九尾看见楼西月,三两下跃到他怀里,讨好地舔舐着他的手。
楼西月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怀里的九尾,无视朝他投来怨恨小眼神的大风,却听云若又道:“齐香的东西都收在这儿了。”
云若放桌上的,是一个四方木制匣子,四角被磨得起了边。
楼西月启了盒盖,里面放着一包针线,几支发簪,两个皮影人,一个是浓眉大眼的武将,另一个是温文尔雅的书生。
他笑了笑,似乎想起有个姑娘低头绞着裙摆,低声挑三拣四这皮影人,却又转身小心翼翼地讲它收好。手指在盒底翻了翻,感觉到一点突起,却是个隐秘的夹层,楼西月将它翻开,里面藏着一张信笺,年久泛黄,起了毛边,那上面的字迹很熟悉:“有个姑娘说没医好三叔,便随我信楼,不知此话可还算数?”
隔了这许久,当年大风到底是把这信送到了。
任岁月绵长,费尽思量,总有些时光的信物跋涉千里而来,唤回当年的烟雨渺茫。
脑中似乎有什么被劈开,半天楼西月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大风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云若正欲出门,听到这话,歪头惑道:“半月前,怎么?”
然而没人回答她,刚刚问话的男子已如旋风般冲出了房间。
扬州,楼府。
“我迟早要被他气死,好好的亲不成,又不知跑哪儿胡混!”
楼玉凤的声音震得厅堂抖三抖,仆从缩着脖子在一旁候着,忽然管家从门口跑来:
“老爷,七少爷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做什么,告诉他不用来见我我不想听他解释。”
事实上楼西月也没想和他解释,他放下马鞭就向内院走去,沿途抓着一个侍女问:
“半月个多月前可有一只大鸟来过?”
侍女被他少有的惶色惊到,一时没有说出话来,一路追来的纪九答道:“我曾和几个侍女见到过一只黑色的雕。”
“在哪儿?”
“南院西墙。”
纪九到南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楼西月蹲在落叶堆里,手里握着什么一动不动,走近了却发现是张信笺,上头的字被露珠打湿,打散了一点墨迹,却不难发现是两个字:“算数。”
她正想询声问这没头没脑的两个字:“少爷?”
没有答应,她小心翼翼地转到前面:“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楼西月没有回答,只是几滴水珠,晕开了年月已久的墨迹。
崇元三十九年,盛夏。
镜磨的河面宛若丝绸。
黄昏,浩瀚天际挂着一轮上弦月。
船橹摇开荷畔,一曲乡水谣回荡。
晚风拂香。
青丰茶馆。
“却话那一箭射下东土帝姬的楼家七少,可谓英雄出少年。三岁能赋,七岁善武,一曲羌笛赋俘吴地少女心无数,双十拜入神医谷……”
说书人摇头晃脑道,一手竹扇敲得虎虎生凤。
底下有人笑道:“先生却不说那让楼家老爷头疼的七少前些年娶了个活死人,守了三年活寡,可不落下个吴地痴郎的笑话?”
说书人辩驳不得,一把胡须气得翘起。底下一片哄笑,又听一女子高声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全场又是一片唏嘘。
谁也没发现临湖角落里坐了两名男子,一人身着一袭绛红绸衣,腰佩白玉貔貅,翠石扳指抵着茶盏笑道:“如今楼家因为你又风光了一把,可还记得小安郡主?当年为嫁你,做小都舍得。”
坐于他对面的男子,一袭青色竹叶条纹锦衣,正是楼西月。
“五哥别取笑我,和嫂子置气半月不回京城的可不知是谁了。”
楼君言哈哈一笑:“谁叫女人有了儿子忘记相公?哪有妻子和儿子睡一月,让相公睡书房的?”
“听说扶易前些天在岳王庙摆了戏台,嫂子牵着小侄子去听了一晚。”楼西月摇着扇子凉凉道。
楼君言顿了顿,正色道:“我看扬州的布匹购得正好,是时候回京了。”说完便急急走向门口的马车。
楼西月摇了摇头,动身回府。
楼府,掌灯时分。
楼玉凤正箸了一口菜,瞥见楼西月走进厅堂,向他身后望了望,惑道:“你五哥呢?”
楼西月答道:“回京了。”
“你什么时候回南阳?”楼老爷子慢条斯理地擦着嘴。
“这月初三我便带她回去。”说完便向内院走去。
跟来的纪九踌躇了会儿,问道:“老爷,不和少爷说吗?”
楼玉凤露出一个老尖巨滑的笑:“叫他这些年气我,吓死他。”
楼西月进门时,朝院的窗户洞开着,拂进一阵荷花香气,屋内的素青纱帘徐徐扬起,摇曳了一室 檀微烟香。
窗边立了一人,穿着杏色束腰裙,腰际垂了两三串缨络。一把泼墨青丝散在夏风中。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试问流年把帘招。
年少时,我们曾遇过这么一个人,陌上少年,那年他惊鸿一瞥,一眼就是一生一世。
楼西月立在原地,动弹不得。
对面那人唇畔轻启,似隔了这时光的千山万水,江南远黛。她说:
“西月,我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
然后这些年少的风花雪月,终于在这一刻,尘埃落定
客青倾刻
《拈花一啸》是我一两年前看的,如今回来评论,因为舍不得忘记。我更喜欢拈花一啸这个名字,温柔美好,又起波澜。具体内容已经模糊,但我一直记得男主楼西月眼里一直有漫天繁星,女主就是他的星辰。楼西月仰头追寻,不论到杨柳岸旁,还是异域宫殿。这个故事温柔得让你觉得虐心,又带有老千的幽默。喜欢这本书的作者老千,她一定是个睿智又美丽的姑娘,而且她有个很爱她的丈夫里奥。但是去年她陷入了人生的低谷,她因为一些原因很难怀上宝宝。我很心疼,这么美的人,怎么不给她为人母亲的快乐呢、老千,我相信天使会送你一片柔软的云朵,爱情的结晶。因为你带给了我们无限的温柔..
黄毛毛三百岁
感觉好空。。。。